[关闭]

最专业中国服装招聘人才网站JOBVVV.COM为服装企业提供专业服装人才招聘服装猎头公司企业招聘服装人才测评服装人事外包的服装人才资源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正文
 

产业转移:远方的路好走吗?

来源: 中华服装人才网 作者:admin 浏览:326

近年来,产业转移已经日趋理性化。相比过去,当下的产业转移已具有了全新的特点,无论是东部沿海转出地区,还是中西部承接地区,都更加注重产业转移的有效性。

  目前,我国中西部地区正在加快构建完整的现代纺织制造体系,着力发展当地特色纺织服装产业,新增产能集聚化、园区化发展,宁夏、新疆、重庆、陕西等省市地区,都敞开了怀抱拥抱产业转移。

  与此同时,中国纺织业向东南亚转移也渐成大势,与前些年企业的观望姿态不同,现在更多的企业拿出了实际行动。一些率先“走出去”的企业虽历经波折,但也迎来了丰硕成果。

  随着国内能源、人工、环保、土地等成本的不断增长,纺织企业向中西部和东南亚转移生产基地的脚步不会停止,纺织产业布局呈现多元化趋势也是一种必然。

  向东:全力抢滩东南亚

  目前,向东南亚转移的纺织企业不在少数。

  近些年来,以红豆集团、天虹纺织集团以及申洲国际集团等为代表的一批国内龙头纺织企业,纷纷迈开了 “走出去”的步伐,在东南亚等国家开辟新的产业园和市场,并旨在实现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势整合。

  规模大 速度快

  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无疑是众多向东南亚布局纺织企业的先行者。

  2005年5月申洲集团在柬埔寨金边市设立了厂房,在同年底正式投产,主要业务是成衣制造。一期项目投资总额达到了3000万美元,而在2012年开始进行了二期项目的扩建,并增加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目前在柬埔寨的员工人数是7000 人,产品的目标市场是欧盟。

  同样在柬埔寨投资设厂的红豆集团,其规模也并不小。

  2008年,占地11.13平方公里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以下简称“西港特区”)在柬埔寨正式奠基,成为了红豆集团布局东南亚的基地。

  经过多年的发展,西港特区现已形成3 平方公里的建设规模,初步呈现国际一流工业园区的雏形。据了解,目前3平方公里区域内已基本实现“五通”和“一平”,20栋标准厂房建设完毕。而集办公、居住、餐饮和文化娱乐等多种服务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服务中心大楼也已全面竣工并投入使用。西港特区全部建成后可容纳入驻企业300多家,就业人口近10万人。纺织服装、轻工业为特区的主要产业。

  目前,在西港特区入驻的企业里,红豆集团在里面设立了两家工厂,一家是南国制衣有限公司,另一家则是红豆国际制衣有限公司,全部都是生产纺织服装品。

  红豆集团副总裁陈坚刚表示,随着西港特区基础设施及各项配套服务功能的逐步完善,意向企业日益增多。目前,特区已引入涉及服装、鞋类、箱包、钢结构、电子器材等行业的企业20家,展现出勃勃生机。

  而离柬埔寨不远的“隔壁邻居”越南,也吸引到了部分中国纺织企业在此投资设厂。天虹集团就是其中一家。

  2006年8月18日,天虹集团董事局主席洪天祝在集团总部的会议上正式宣布“进军”越南,从此便正式拉开进军东南亚的大幕。

  从2006年开始建设到2009年底,天虹集团在越南投资设立的一、二期项目全部投入运营,并在当年实现了销售收入11.19亿元,净利润1.56亿元,撑起来了天虹集团的“半边天”。

  目前天虹集团在越南建立了12个生产基地,拥有100万枚纱锭,是中国在越南兴建纺织基地投资最大的纺织企业。据了解,目前天虹集团在越南广宁省海河县投资新建的工业园也将于明年正式投入使用,主要生产纤维、纺纱、印染等产业。

  成本低 政策惠

  能够吸引中国纺织企业到东南亚投资设厂,必定有其独特的优势。

  “首先是在柬埔寨能够享受到进口国的关税优惠,能提升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其次是在柬埔寨可用美元来支付工资等成本,可对冲美元汇率变动带来的影响。最后是目前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步消失,传统制衣行业的就业吸引力越来越小,招工难度也在不断上升,而在柬埔寨等东南亚一些地区缺失就业机会,人工成本相对较低,招工也更为容易。”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存波对此表示说。

  陈坚刚也指出,从投资优势上来看,柬埔寨的劳动力成本比较低廉,园区员工的基本工资在100 美元左右,对企业来讲,这是很有竞争力的成本投入。

  “柬埔寨处于发展阶段,劳动力资源丰富,且成本较低,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60多美元。” 陈坚刚说。

  除此之外,柬埔寨外汇自由,没有外汇管制,同时贸易环境非常宽松,企业可以通过柬埔寨这个平台辐射东盟自贸区,同时还可以享受到一些欧美国家的贸易政策。

  越南的情况也类似。

  天虹集团董事局主席洪天祝表示,越南在成本这一块占有很大的优势。在2006年,越南的工资水平是每人每月100多万越南盾,相当于700元人民币左右。而在当时,中国纺织行业平均工资则达到了1300元人民币左右,是中国的六成左右,人工成本的优势非常明显。

  实行零关税和自由贸易区也是促使天虹布局越南的一项因素。洪天祝介绍说,当时得知包括越南在内的东盟国家正在谈判关于东盟范围内实行零关税和自由贸易区的政策,尽管当时这个政策正在谈判中,但是走势很明朗,而天虹正好抓住了这一机遇,及时建好了工厂。“2008年底,东盟国家宣布取消关税,零关税的政策使得越南在东盟范围内就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没有市场壁垒,和国内建厂差不多。”

  除此之外,越南的税收政策、汇率政策等等都为天虹在越南的发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向西:中西部成产业转移有力支撑

  在面对国内纺织企业纷纷“东南飞”时,一部分纺织企业则把目标聚焦在我国的西部地区。近期,恒丰集团、如意集团等纺织企业在中西部等地区先后宣布投产,掀起了向中西部转移的高潮。

  新疆重拳出击

  今年7月,新疆出台了力度空前的10项措施发展纺织服装业。预计未来10年带动就业100万人,大手笔引来颇多关注。

  新疆出台的扶持政策包括设立规模为200亿元左右的纺织服装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实施税收特殊优惠、低电价优惠、纺织品服装运费补贴、使用新疆棉花补贴、企业员工培训和社保补贴、支持集中建设印染污水处理设施、加大对南疆地区支持力度、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等。

  根据《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规划纲要》,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目标分为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从2014年至2018年,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达到860亿元,全产业链就业容量达42万人;第二阶段,从2019年到2023年,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达2125亿元,全产业链就业容量达到100万人。

  向西转移步伐紧趋

  据了解,这并非新疆首次出台纺织业扶持政策。

  记者查询发现,近年来,新疆出台的纺织产业扶持措施还包括2011~2015年免征纺织企业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免征5年房产税和自用土地城镇土地使用税;鼓励园区企业建自备电厂等;2013年底,新疆银监局还出台《关于银行业支持新疆纺织服装业发展的意见》,从而确保纺织服装业贷款持续增长、丰富和创新纺织服装业金融服务方式。

  此外,来自国家层面的支持同样重要。国家《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就明确指出:“支持新疆发挥棉花资源优势,发展棉纺工业,建设优质棉纱、棉布和棉纺织品基地。把新疆建设成依托内地面向中亚乃至欧洲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加工基地和区域性国际商贸中心。”

  意在构建全产业链

  “新疆棉花产量占全国的60%,是全国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具备发展纺织服装业的产业基础。纺织业产业链长,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带动就业。

  新疆的纺织服装产业近年来一直低迷,存在产业结构不合理的现象,是产棉重地,但却不是纺棉重地。目前新疆纺织服装产业整体呈现前大后小的“倒锥形”结构,生产的棉纱85%以上销往内地。这几年棉花价格不断上扬,棉纱价格也水涨船高,新疆棉经内地企业加工为棉纱再运回新疆,其成本便叠加数次。

  今年上半年,新疆纺织行业由于产能过剩、内需不足等原因,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是12个重点行业中两个下降的行业之一。

  全产业链的缺失已经成为新疆纺织工业发展的拦路石,此次出台的政策根本目的便在于建成纺织产业全产业链。

  承接转移成绩优异

  新疆近年来在承接纺织行业向西转移方面的优异表现,成为国家加大力度扶持新疆发展纺织行业的一大诱因。

  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纺织工业投资同比增长17%,西部12省区市投资同比增长27%,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在新疆资源、能源成本、土地及政策的优惠条件吸引下,目前由外来投资者新建、重组的产能已占整个新疆纺织业产能规模的85%左右,化纤产能规模更是占比高达90%以上。

  在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业,对产业本身也是一次转型升级的契机。新疆棉花产量约占全国60%,且以优质棉居多。此次在新疆大力发展纺织业,使企业与原料基地无缝对接,通过扶持政策鼓励企业使用新疆棉,降低企业生产、运输成本。

  同时,新疆具备充裕的电力能源优势和向西开放的区位优势,不仅便于企业进行产业链整合,还可以发挥“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和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经济开发区作用,建设面向亚欧地区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加工和商贸中心,开拓新的出口市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胡开江说,新疆不仅要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更要注重自身结构调整,在纺织节能减排、技术改造等方面有严格的目标和路线图,严控单位产品能源消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确保印染污水100%处理和达标排放。

  原本就产能过剩的棉纺,在如此高的目标下,如何避免再次过剩?对此,胡开江说,棉纺产能是结构性过剩和短缺并存,低端多,高端产品紧俏。而新疆主要定位在发展高端棉纺产品,并对入疆企业严格遵循高标准、高门槛,“我们将以国内纺织500强的企业作为重点引进对象。”

  宁夏再写新传奇

  曾几何时,在宁夏的发展历程中,能源化工成为其支柱产业,但随着以宁东、鄂尔多斯、榆林为核心的能源“金三角”地区产业同质化加剧,能源价格和销量下降,使得能源经济遭受冲击。在该地区纷纷寻找转型出路之际,宁夏已经将纺织产业作为一条重要的转型出路,目前,恒丰、如意等一批纺织企业,已经在宁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传奇。

  扩大规模

  今年8月31日,恒丰集团二期织布厂项目在宁夏吴忠市举行了奠基仪式,并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是恒丰集团在宁夏的二期工程,全部建成后将达到7.5万锭生产能力。实际上,去年宁夏恒丰一期工程已经全部建成锭。

  “原计划在宁夏投资10.3亿元的30万锭高端纺纱项目,目前已追加到25亿元、45万锭高端纺纱项目和集纺织、印染、服装于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恒丰不断追加投资项目和扩大规模,企业用地也从开始的300多亩增加到近1000亩,并将集团发展的重心向宁夏转移。”宁夏恒丰集团董事长罗东义说。

  无独有偶,时隔两天后,9月2日山东如意科技集团同样在宁夏银川宣布一期项目正式投产、二期项目启动建设。如意集团一期项目占地2038亩,总投资四个项目。第一期项目计划总投资100亿元,其中设备投资47亿元,共建设10个厂房车间,建筑面积达68万平方米。

  “目前2号厂房12万锭棉线设备生产线已全面启动。”宁夏如意科技时尚产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张晓露表示,剩下先期的几座厂房也将于近期年底投产运营。配套设施办公楼、厂区道路、绿化景观、员工餐厅、玻璃围墙、高压电站均已完工,污水处理厂、消防泵房、蒸汽锅炉房也都将于年底前完工。

  据了解,一期投产的高档如意纺精梳纱线项目安装的所有设备,集合了全球最先进的技术装备,包括最先进的全流程智能化、数字化、全自动纺纱生产线。

  优势效益

  纺织企业之所以能够进军中西部,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西部等省份具有突出的优势效益。

  罗东义介绍,首先,宁夏有很好的地缘优势,因为宁夏地处沿黄经济带的核心地区,是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重要一级,也是宁夏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其次是,宁夏具有相对内地运行成本低的优势,比如电价仅为内地一半左右。最后是,宁夏的人员优势和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当地人淳朴的人文文化,也是吸引企业宁夏投资建厂的动力。

  “纺织做为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着力发展的特色优势产业,发展西部生态纺织产业,契合宁夏的资源禀赋,比较优势明显,对于外向型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带动牵引作用。”罗东义表示说。

  “宁夏区位、资源以及政策等方面具有很重要的优势,这对我们投资设厂很重要。”张晓露指出,宁夏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区位优势明显,且宁夏距离产棉大省新疆更近,极大缩短了原料运输距离,节约成本。同时宁夏具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人力资源、土地资源,这些都是建厂的必备资源。

  “更重要的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各级政府对东部产业向西部转移高度重视,在土地、电价、厂房建设、供水、污水排放、天然气、供电、用工等方面都获得了政府的政策支持。”张晓露对此强调说。

  深耕中西部

  在各种优势的“利诱下”,纺织企业在宁夏的投资将继续进一步扩大。

  张晓露介绍说,未来几年,如意集团将会继续在宁夏深耕下去,将着重完善纺织产业链,着重吸引服装加工企业的加入,实现从最原始的生产资料——棉花,经过纺织园区内的相关链条企业进行相关工序生产,最终将生产出终端产品——衣服。同时,利用国内劳动力密集和西北原料产量集中两大优势,结合如意集团科技含量高、技术性强的竞争优势,新建“天然纤维产业城”“化学纤维产业城”。

  “把天然纤维和化学纤维并入产业链,既合理利用区域优势又节约了人力、物力成本,从而提高企业竞争力。”张晓露说。

  和山东如意一样,恒丰集团在宁夏的未来发展将会进一步加强。

  “我们在宁夏的一号、二号厂房已经建设完毕,三号厂房正在建设中,计划项目建成达产后将形成45万纱锭规模,二期织布项目计划引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无梭织机600台及其相关的先进配套设备,可形成年产3500万米高档家纺面料和服装面料生产能力,针织、染色及带有民族特色服装将择机上马,带动就业7000余人,产值达50亿元人民币。”罗东义对此充满信心。

  实际上,他们的眼光并没有仅仅局限于宁夏,还把眼光聚焦在同处于西部地区的重庆、新疆等地。

  “我们也在关注西部的其他地区,目前正对新疆区域的政策、环境、地方资源及人力资源方面正在进行了解。”罗东义介绍说。

  而对于如意集团来说,他们在重庆、新疆等地区已经进行了全面的布局。

  “其实目前如意集团已在重庆设有三峡如意紧密纺工业园,在新疆设有新疆如意纺织工业园,并且都已投产运营。下一步,主要是完善产业链条,扩大经营项目和规模,占据国外高端市场。”张晓露表示说。

  转移步子日趋多元

  当一个产业在发展到一定程度,总是要酝酿新的谋变。这种谋变是伴随着社会变革和产业环境的改变而产生的。

  中国具有悠久历史的纺织产业,在公元前 5000 年就开始酝酿发展,如今已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并成为民族工业的象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变革的发生,以及产业环境改变,纺织产业正经历着转移的变迁。东部一些纺织企业纷纷迈开了向中西部地区投资转移的步伐,同时也有一些纺织企业直接把转移的焦点对准了东南亚。

  这两种转移让中国纺织产业转移呈现出多元化倾向。目前,吸引纺织产业转移无外乎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成本低。二是政策优惠。从当下纺织产业转移的两个地区来看,这两方面无疑是最能吸引到纺织企业的关注的。

  中西部以宁夏为例,目前宁夏银川电的价格比全国要低,同时在土地和工人等方面,当地政府都会给予大力度的支持。同时宁夏离新疆棉花主产地较近,棉纺织所需要的原材料运输比东部便捷。

  值得一提的是,宁夏作为国内首个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这里的政策也给纺织企业带来很多好处。以进口棉花为例,从国外进口的棉花可以直接运到银川综合保税区,并在宁夏加工,企业的成本不仅能降低,同时对企业经营也是十分有利。

  相比宁夏,新疆在纺织产业方面的政策更加优惠。设立规模为200亿元左右的纺织服装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实施税收特殊优惠、低电价优惠、纺织品服装运费补贴、使用新疆棉花补贴、企业员工培训和社保补贴、支持集中建设印染污水处理设施、加大对南疆地区支持力度、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等政策,吸引了来自全国纺织服装行业知名企业的关注。

  再把目标聚焦在东南亚。东南亚国家其优势更多地是体现在成本上。以柬埔寨为例,目前基本工资不到1000元/人,而在国内人工工资最低就能达到3000~4000元/人,并还有往上涨的趋势。成本的优势显而易见。

  除了成本低之外,政策对纺织企业的吸引力也正在逐渐放大。柬埔寨相关法规规定,除柬埔寨王国宪法中有关土地所有权规定外,所有的投资者,不分国籍和种族,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柬埔寨政府不实行损害投资者利益的国有化政策,对已获批准的项目,柬埔寨政府不对其产品价格和服务价格进行管制。此外,柬埔寨不实行外汇管制,允许外汇资金自由出入。

  在成本和政策的双重“引诱”下,纺织企业想要不动心也很难。

  纺织产业转移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在面对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下,积极稳妥有序地推进纺织布局调整和产业转移是非常必要和紧迫的。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纺织产业转移工作办公室在此前的一份年度报告中指出,纺织产业转移应遵循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以政策支持为政策,与政府及行业指导相结合的原则,坚持科学有序积极推进。同时要依靠创新驱动,企业的装备、技术、产品、劳动生产率及管理在转移过程中要进一步提升,同时在产业转移中要延伸或联动上下游,使企业具备产业链集成创新的能力,并最终达到转移升级的目的。

  针对纺织企业海外产业转移,相关专家认为,海外转移的纺织企业不仅需要政府的保驾护航,还需要行业组织搭建平台,联动上下游企业组建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共同行动,从而增强单个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只有政府、行业组织、企业三方携手共同努力,才能实现产业的有效发展。